广州市某鞋业有限公司不服白云区人社局工伤认定决定书一案行政复议决定书

发布时间: 2016-12-15

 

穗人社复案字〔2015〕第116

 

行 政 复 议 决 定 书

 

申 请 人:广州市某鞋业有限公司

被申请人:广州市白云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申请人因不服被申请人2015825日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书》(穗云人社工伤认〔2015*号),于20151225日向本局申请行政复议,请求撤销该决定书,本局已依法予以受理。

申请人诉称:

   一、被申请人作出工伤认定程序违法。芦某在2013916日向被申请人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因张某与芦某发生争执致张某被公诉故意伤害案尚在审理中而中止。201587日,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决书,而被申请人即在2015825日即作出了工伤认定。期间,被申请人并没有通知申请人工伤认定程序恢复,亦无向被申请人调查核实情况,申请人于20151210日才收到被申请人的《工伤认定决定书》。仅凭芦某个人的陈述而草率的认定芦某的伤情为工伤,申请人的工伤认定程序不符合《工伤认定办法》。

   二、从芦某的伤情产生的原因来看,其伤情亦不能构成工伤。首先,2013831日,虽芦某与张某因工作问题发生争执而起,但申请人公司有明确的公司制度规定员工上班期间不准打架斗殴事件,芦某与张某的斗殴行为不符合公司规定,申请人无指使张某殴打芦某;其次,芦某先动手打张某才引起打架斗殴事件,芦某有重大过错,而这一点被申请人并无调查核实;再次,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的(2014)穗云法刑初字第*号刑事判决并没有确认芦某的伤情是张某殴打所致,证人李某、莫某均有陈述芦某的伤是其欲殴打张某而自己摔倒所致。再次,张某故意伤害案自20138月起至20158月才作出刑事判决,并经过几次开庭审理,前几次庭审中张某均不承认芦某的伤是其所造成的,并不认罪。而最后一次才认罪的原因是张某无法忍受被羁押的生活,为获得缓刑而作出的妥协,亦不代表芦某的伤是张某所致,刑事判决书并没有清楚的书写这点。最后,芦某与张某的打架斗殴事件发生后,张某已向芦某作出民事赔偿并承担了刑事责任,这仅仅是他们之间的事件,与申请人是没有关联的,不应额外追加申请人的责任。

综上所述,芦某的受伤不符合认定为工伤的条件,被申请人作出的穗云人社工伤认字[2015]*号《工伤认定决定书》的决定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应当予以撤销。

申请人提交的主要材料:《工伤认定决定书》(穗云人社工伤认〔2015*号)、《刑事判决书》([2014]穗云法刑初字第*号)、《营业执照复印件》、《送达回证》等。

被申请人答称:

芦某于2013916提交工伤认定申请报告、企业注册基本资料、工作证、工友证明、病历等材料,以《工伤认定申请表》的形式向我局申请工伤认定:称其在工作时,因品质问题与同事发生口角,继而被该同事打伤。我局于2013117日到申请人处进行了调查,并当场向其发出《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穗云人社工伤举〔2013*号)。同年1115日申请人向我局提供了书面报告。因伤者芦某被打伤一事涉及刑事犯罪,正由司法机关立案处理,我局于20131113日中止了该工伤认定工作。201587日白云区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决书》([2014]穗云法刑初字第*号),我局即恢复工伤认定工作。

我局综合相关材料查明:

一、申请人是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登记注册的合法企业,法定代表人:陈某,具备合法的劳动用工资格

二、伤者芦某与申请人存在劳动关系;

三、201383115时左右,芦某在申请人的车间工作时因产品问题与同事发生争执,被对方殴打致伤。经嘉禾益民医院治疗诊断为:“1、急性重型颅脑损伤;(1)右顶部硬膜外血肿;(2)蛛网膜下腔出血;(3)右顶骨线性骨折;(4)右顶部头皮血肿;2、下颌及下唇部皮肤软组织挫裂伤”。

我局认为:芦某在申请人的车间工作时因产品问题与同事发生争执,被对方殴打致伤的情形,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三)项规定,且无证据证明芦某存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规定的不得认定为工伤的情形。因此,我局依法于2015825日作出了认定芦某此次受伤为工伤的《工伤认定决定书》(穗云人社工伤认[2015]*号),并依法于20151210日送达申请人。

综上所述,我局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管理权限、程序合法。

被申请人提交的主要材料:《工伤认定决定书》(穗云人社工伤认2015*号)、《工伤认定申请表》、《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穗云人社工伤举2013*号)等。

本局经审理后查明:

申请人是合法的劳动用工主体,伤者芦某是申请人的员工。201383115时左右,芦某在申请人的车间工作时因产品质量问题与同事发生争执,被对方殴打致伤。经送嘉禾益民医院治疗诊断为:“1、急性重型颅脑损伤;(1)右顶部硬膜外血肿;(2)蛛网膜下腔出血;(3)右顶骨线性骨折;(4)右顶部头皮血肿;2、下颌及下唇部皮肤软组织挫裂伤”。2013916伤者芦某以《工伤认定申请表》的形式,向被申请人提出工伤认定的申请。被申请人依法受理后即展开调查,并于2013117日向申请人发出《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穗云人社工伤举[2013]*号)。申请人随后向被申请人提交了一份《关于卢某受伤非工伤的情况说明》书面材料,但未能提供任何证据予以支持其不应认定为工伤的主张。据此,被申请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的规定,于2015825日作出认定芦某此次受伤为工伤的《工伤认定决定书》(穗云人社工伤认2015*号),并依法于20151210日直接送达申请人。

本局认为:

芦某于201383113时左右在工作场所内因工作事宜与同事发生争执并被对方殴打致伤的情形,符合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的规定。被申请人经调查后于2015825日作出认定芦某为工伤的《工伤认定决定书》(穗云人社工伤认2015*号)所认定的事实清楚、适用法规正确、程序合法、符合法定管理权限,本局应予以支持;申请人在《行政复议申请书》中提出不应认定芦某为工伤的主张,于法无据。对此,本局不予采信。

本局决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一)项规定,维持被申请人2015825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书》(穗云人社工伤认2015*)。

申请人如不服本局行政复议决定,可以在收到本《行政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就被申请人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书》(穗云人社工伤认〔2015*),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起诉。

 

 0一六年二月二十二